曾经理
15002893915

甘肃物流发展遇货源紧缺“瓶颈”

价格:面议

  目前,随着高原夏菜等农副产品大量上市,甘肃物流进入货源相对充足期。然而,这种短暂的周期性充足,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货源短缺的难题。
  业内人士认为,工业企业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,同时,企业无法将物流环节完全释放,是造成我省物流货源紧缺的主要因素。要有效解决这些问题,就必须利用甘肃独有的通道优势,打造西北物资分拨基地。
  物流枢纽受货源掣肘
  8月5日,沈师傅和同伴从辽宁运送货物抵达兰州。来兰之前,他和兰州的一家货运部就联系好了返程的货物。但是,第二天他和伙伴赶到永登县树屏镇装货时才发现,原本协议中说好的粉货变成了块货。
  “块货太大,我们无法装车。”无奈之下沈师傅只能返回兰州。因为信息虚假,一来一去,沈师傅搭进去了300多元的费用。
  随后的三天里,沈师傅所联系的众多信息部不是找不到合适的货源,就是运费太低无法接受,他只能将自己的半挂车停放在东岗停车场等候。在距东岗停车场一步之遥的东部顺盛物流中心,来自山东的吴刚遭遇了同样的困境。
  吴师傅主要跑山东—福建的物流专线,这次应福建方面的要求,从兰州调运一车土豆。但是,8月6日在兰州卸完货之后,随后的四天中他只配了半车土豆。无奈的吴师傅表示:“再等等吧,等凑够一车货再走。”
  雁儿湾路是兰州市大型停车场和物流园区相对比较集中的地区,每天从全国各地运送家用电器、服装鞋帽、日用百货的车辆在卸货之后,就停在这里等待调货返程。
  然而让许多外地司机想不到的是,等待他们的是这里“漫长”的调货过程。
  “一般配一车货大概需要4天左右的时间,冬季则往往超过7天。”兰州东部顺盛物流中心副经理李宗元如是说。
  据记者调查,每年6月—10月,是兰州高原夏菜的上市季节,也是兰州外输货物最为充足的时期。“但是周期性的农副产品货源,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周边地区货源紧缺的难题。”
  “货源紧缺是长期以来制约我省物流发展的重要因素,导致了物流有效运力低下等众多问题。”甘肃龙马物流有限公司李金城说。
  没有完整的物流链条
  许多司机认为,甘肃是全国重要的重工业基地,且有着丰富的资源,因此货源不应该出现短缺现象。
  针对此,业内人士纷纷认为,全省工业企业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,是我省物流货源短缺的重要原因。
  李金城告诉记者,我省工业布局关联不大,很多制造业本身从原料运输到产品加工、进一步深加工等方面,并没有在省内形成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条,而是变成一个个孤岛经济体,从而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物流链条。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进一步证实了这一观点。他指出,酒钢和金川公司作为我省的大型制造企业,每年生产大量的产品,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都直接运往省外和国外,并没有在我省形成下游产业链条。
  所以,我省虽然有一些大型生产制造企业,但是产业关联度不大,无法形成有机的物流系统。
  同时,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何辉在6月份举行的甘肃省物流核算和培训班上表示,企业没有完全释放物流环节,也是造成甘肃物流货源偏少的原因。
  他指出,在苏州、杭州等物流业发达地区,企业产品一经生产出来就立即进入物流企业的仓库,企业自身将仓储和销售运输及原材料采购等环节完全释放出来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。但是在甘肃,只是形成了单个环节的流通,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物流链条。
  何辉进一步指出,甘肃生产制造业所开放的有限的销售运输环节,也并没有完全交给社会物流去承担,基本上还是由企业物流承担。所以,即便是完全释放出来的运输环节,也因为层层压价导致运输部门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到最低。
  有专家指出,正是因为这种情况,我省只讲物流,不讲物流和产业链条,而上海、广州等物流业相对发达的地区,物流早就被改叫为物流和产业链条了。
  李金城认为,正是这种资源流向和产业结构的不对称,导致我省的工业物流资源较少,大部分第三方物流企业的货源只是有限的农副产品。
  无法释放的企业物流
  其实,在很多人看来,让企业释放物流环节,既可以降低企业自身的成本,又可以解决货源紧缺的难题。
  在6月25日举行的全省物流统计核算与报表培训班上,省统计局一位负责人出示的一组数据显示:在我国产品的成本构成中,生产成本只占15%左右,而物流成本却占到38%左右,如果将物流成本降低到15%的程度,那么全国工业将减少资本9000亿元。
  该负责人就此指出,物流环节已经成为企业竞争的核心因素之一,甘肃企业要想长久发展,就必须在物流环节进一步做好文章。
  据此,从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,许多业内人士呼吁企业释放物流环节。
  “这种释放不仅仅是单纯的销售运输环节,而是包括整个采购、生产、销售的一体化物流体系”,一位专家如是说。
  “此举不仅可以降低企业成本,提高产品的竞争力。”该专家进一步指出,“更
  为重要的是,可以解决甘肃物流货源不足的问题,促进物流领域健康发展,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。”
  但是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生产企业的现状让这种呼吁显得苍白无力。
  “将物流环节交付社会承担,我们自有的车辆和人员怎么办?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但有很多现实问题不好解决。”兰州某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坦言。
  记者发现,该企业所面临的这些问题,是大部分国有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  针对此问题,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工业企业的物流或外包或自己做,完全取决于企业自己的实际,即便是在物流业高度发达的美国和日本,企业外包物流环节的比例也不超过10%。
  蔡进认为,对于企业而言,降低生产成本主要是推进物流一体化流程,充分做好采购生产销售的一体化物流体系,这也是当前最好、最重要的措施。
  据此,众多本地物流界人士认为,依靠企业释放物流环节解决货源紧缺的问题措施,目前来看还不具备成熟的条件。